一个晒衣场

看来这里也不能让我说我想说的
我希望有一天 说话不用担心什么因为敏感词被屏蔽
大家说话都可以不用担心被屏蔽而用各种代号缩写

2018.11.05


3号那天IG在韩国拿了冠军 所有人都喊着IG牛逼


从小学开始家长就不让我玩游戏 我记得那个时候玩个小游戏都要趁家长不注意偷偷摸摸的玩 没有怎么接触过网游 更别说电子竞技了

充其量不过是身边同学谈论梦幻西游沉迷集卡的时候凑个热闹 倒也把当中角色认了个遍

或许因为一直被限制玩游戏 那个时候对游戏为没有什么太大的执念 非玩不可


真正开始接触网游是大学的时候 从全职高手开始的

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游戏小小白 当然现在也还是个游戏小白

也不记得是什么契机让我开始看全职 小说里面那些游戏术语一开始我并不能看懂 但是很奇怪 他们打游戏打职业的那份热情与热爱却完全能体会到

再后来 跟...

2018.10.31


李咏老师走了 金庸先生走了

越来越感受到那一个时代离我们远去


看的第一部武侠是天龙八部还是倚天屠龙我记不清楚了

记忆中 金庸先生的武侠江湖确实伴着我长大

在还没有看小说的习惯的时候 是影视剧让我了解那个江湖


对于武侠 虽然喜欢当中的快意恩仇恣意人生 喜欢里面的红衣佳人白衣友人 喜欢里面的情侠义

但终究还没有到痴迷的地步

古龙创造的世界印象最深的也只有小李飞刀和楚留香

但金庸创造的江湖 是让我主动去找小说来看的

虽然没有全部看全 但也基本能说个大概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高中的时候爸爸和我说 他高中时候每个月攒钱去买金庸古龙的小说 沉迷小说不好...

2018.10.24

我这个人吧 看小说一般都比较抽离
就好像是一个出窍的灵魂 漂浮在主角的上方
旁观者当久了似乎就很少真情实感
我也说过 我本身不是一个共情能力强的人
看小说 尤其是网路小说就是一个打发时间的消遣
不过最近看了两本脆皮鸭 难得的真情实感了一回
真实的为他们流泪

「白日事故」里的易辙
「格格不入」里的项西

仅仅从物质生活来说 易辙比项西要好一些
至少他可以读书 可以上大学 知道自己父母是谁 也不用担心缺钱
而项西 弃婴 被混混头子抱回去养大成了一个小混混
半文盲 在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 甚至连身份都没有
很幸运 他遇上了程博衍 在他拼了命的逃出过去的黑暗的时候 拉了他一把
黑暗里待...

01
存草稿

2018.10.18

我的记性其实很不好
所以总是说自己是金鱼记忆
以前发生过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在我脑海中并不能停留多长时间
大学时光不过才过去一年 很多事情我已经记不真切了
更别说是更久之前的高中初中小学
现在还在联系的也不过两三个高中时玩的不错的朋友
大部分人的名字怕是已经被时间抹去
有的时候还是会羡慕那些能把幼稚园的事情都记得很清楚的人吧

不记得了
就好像失去了那一段时间

和高中几个朋友见面的时候会听他们聊到以前上学时候发生的事情
我在旁边听着
试图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挖出不知被掩埋在哪里的记忆
试图加入他们
可是大多数时候 我都是失败的
偶尔几次想起来也不过是因为那是不长不短平淡的高中生涯中难得的一件“重...

属于深海的中二瓶瓶

2018.07.29

1
怕麻烦 也怕麻烦别人
所以很多事情总是自己藏着 想着自己尽可能要自己解决
可是又是一个不擅长拒绝的人

2
那天看到一条微博 太懂事的人活得怎么样
评论看的难受
“当别人拒绝你时轻描淡写 而你拒绝别人时感觉自己十恶不赦”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可是懂事久了 谁还记得你其实也是一个会哭 想要任性耍脾气的孩子

3
和很久没见的朋友吃饭
他说看你之前总是出去玩
可能是以为我和以前的同学还有挺多联系吧
我只是笑笑 哪有什么同学 自己一个人遛弯罢了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看电影
一个人逛街
一个人旅游
一个人去ktv(虽然是意外 但我也确实做了)
那些所谓的独处等级评价里的那些事 估计也就只剩下一个...

© 瓶瓶的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